比利时饮食·男女

 20140211Belgium

平日在街上走,布鲁塞尔像是个西装革履、政商氛围浓厚的城市。但其实各种艺术风格的建筑在这里随处可见,超现实主义与标新立异相得益彰。在现代化建筑的表象下,布鲁塞尔的每个角落都涌动着艺术元素,不愧为欧洲历史最悠久的文化中心之一。

 

小巷与小镇

在市中心购物区的小巷子里,沿昏暗而狭小的楼道上房间,就有一丝探访旧日青楼的感觉,房间里别致地留有19世纪肉欲感的裸女灯画,以及四周都有镜子的浴缸。大堂餐桌旁的流苏,白天显得精,到夜晚便是挑逗,一日晚饭后回去,未入店已听见舞曲大作,原是台上有异装男女穿着凉快一边起舞,台下在起哄。曲终时,身边挤过两个10多岁的男孩,拿着纸笔去找舞者签名。

布鲁塞尔人和欧洲各地的游客一样,情人节喜欢到离布鲁塞尔一小时车程之外的袖珍小城德比(Durbuy)去度周末。德比不到157平方公里,人口也不过1万出头,自14世纪以来就是公认“全世界最小的城市”。中世纪的石板路,石头屋,走不到一百米眼前忽然出现半个巨大洋葱模样的火山遗迹,河水涨了起来。折回来,只是几步之遥,又是温香宁静的小古镇,手工作坊、布鞋店开了一巷子,名为“波西米亚”的家庭旅馆已为情人们布置起来。如果是独身的旅人走进门,想必会在铺天盖地的心形之下相形落寞吧。

虽说在中世纪就受到波西米亚国王承认“升级”为“城市”,但德比的商业包装盖不住质朴的生活原貌。在咫尺的山丘上依然一派野生,时而能见半是废墟的小石头房,和一旁未熄灭的柴火。德比市中心停满了从附近大城小镇特地过来度周末的小车,大部分是恋人成双入对,把车停好,就背朝商铺兴旺的方向,牵手往荒山上走去。

 

灵感来自上海的巧克力

友善的比利时人洛朗·舍波德,在博物馆区与艺术中心边上开有一家Chocolatier Gerbaud巧克力店。洛朗家族世交中有与中国文化有渊源的友人,影响了洛朗在青春期时就开始读中国诗歌和小说,后来也曾在比利时中餐馆里打杂体验过生活。他大学学的是中世纪历史,可在厨师世家的熏陶下,对于在图书馆里待一辈子的生活,洛朗实在有点犹豫。

15年前,他到上海住了两个月,一边在学校里教法餐烹饪,一边在酒店里做巧克力。对于传统的欧洲巧克力做法,中国顾客总是觉得有点“太甜”,这给了洛朗灵感:做巧克力也许可以像威士忌一样,组合不同的原料做搭配。于是他往巧克力里加入干果和香料,比如腰果和柑桔,他的巧克力不放糖,没有菜油,也不放酒精和防腐剂。

洛朗很幽默,他将在上海时住过的小旅馆收据、外国人登记住宿的证明裱挂在店内;他将比利时孩子们都知道的“小松鼠拳击手”形象印到包装袋上,因为“小松鼠会为了最好的果仁儿而奋斗”——听来更像是喜欢在巧克力里加果仁的洛朗在自勉。他会从秘鲁引进品质极好的巧克力,从土耳其进口无花果;还会跟诗人合作,将爱情打油诗印上巧克力,在发腻的情人节到来前出一张不寻常的牌。

 

唯一幸存的咖啡烘培馆

原来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布鲁塞尔城市中心居然藏着个现场烘培咖啡的馆子。发现Corica的那天早上,刚好碰上店里每周两到四次的烘培,20出头的年轻人在操控着100多年的老机器。现在的咖啡馆在两年前刚换了主人,这是酷爱也极懂咖啡的一家子,给我们做介绍的年轻人从7岁开始用面包蘸黑咖啡吃,从那时起,他就习惯了品尝不加糖奶的原味。

如今现场烘培的咖啡馆在布鲁塞尔只有这么一家,但其实一个世纪前,布鲁塞尔到处是这样有现场感的新鲜咖啡馆,直到后来老店铺全部没落,只有一家幸存下来。Corica也历经沧桑,转手几次,所幸几任主人都是爱惜咖啡传统的家族。

烘培好的咖啡豆分装好,一麻袋一麻袋的摆放在咖啡馆里,留给咖啡客的只是吧台前一溜儿简座。20出头的店小二讲解道:一般来说北欧人爱酸一点的口感,越往南边的欧洲人对咖啡的口味就越重,所以咖啡烘培也依照不同人群的喜好而分类。客人到店,可以在27种咖啡里随意选择。

爱咖啡的年轻主人,自然给我推荐更纯粹的咖啡体验,他推荐了两种最浓香的咖啡种类:来自印尼瓜德罗普岛的同名咖啡豆,以及来自法属殖民地、马达加斯加的一个偏远小岛上的Bourbon Pointy。一般咖啡卖不过3欧元,9欧元一小杯的Bourbon Pointy浓缩咖啡的体验的确是独一无二的,这么贵的原因是由于在小岛上发现这种咖啡植株时,全球只剩下三棵,栽培至今,全世界也只有500公斤同类咖啡豆而已。

 

葡萄酒庄,原地复活

在比利时餐馆里吃饭,人们都习惯了一个事实:馆子里极少能叫到比利时产的葡萄酒。事实上,中世纪时葡萄酒庄遍布这个国家,但拿破仑下令摧毁了许多酒庄,好让法兰西葡萄酒继续称霸一方。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5年前,葡萄酒庄才重又开始在比利时萌芽。这里气候湿冷多雨,更适合出产白葡萄酒。

我们驱车到了布鲁塞尔1小时开外的小镇Bioul,拐入一扇不起眼的门,想不到眼前忽然出现了参天梧桐包围下的中世纪城堡。从三年前开始,这里逐渐建起了一个酒庄,如今的主人是比利时的一家贵族,在屋里为我耐心讲解的Raymond Vaxelaire老爷爷,据说是全比利时最有财力的人之一。他祖父母在19世纪末买下这幢16世纪的大型四合院结构建筑后,开办了比利时第一家百货公司。Raymond继承家业,接管公司36年后决心退隐,在Bioul小镇买下了100亩地种小麦做面粉。在自豪地展示自己陪同英国戴安娜王妃参观自家百货公司的同时,雷蒙也跟我们说起这里从2009年开始种植葡萄,每年下种,不洒农药,依照传统的农耕日历栽培,并不追求大规模收成,直到去年才有第一批收获,夏天瓶装出了第一批葡萄酒成品。雷蒙家打开城堡门欢迎邻里来试饮,新鲜的白葡萄酒也一卖而空。

 

抵达:北京直达布鲁塞尔,从布鲁塞尔驱车往南,一小时左右可到达Namur、德比和Bioul。

下榻:Hotel Le Berger,过去是布鲁塞尔人尽皆知的情侣钟点房,如今是暧昧氛围与装修依旧的新精品酒店。

餐饮:Friture Rene小馆,远离布鲁塞尔旅游热点,却有最地道且价格适宜的比利时家常菜。这里也是全城唯一卖中国茶的餐馆,主人是个茶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