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金钱传奇 关于郁金香你不知道的4件事

20140819helan

世界上最大的鲜花拍卖交易市场荷兰花卉市场(FloraHolland)每天可以卖出约2000万枝鲜花。仅郁金香一种一个季度就可以售出18亿枝。这座已有100年历史的市场,位于阿姆斯特丹史基浦国际机场附近。每周5天,每天早7点到10点或11点是鲜花拍卖时间,在市场进行交易的公司达5000家。用来拍卖的鲜花在前一天傍晚或者当日清晨运到,经过精心挑拣后会被放入冷藏室。

买家在鲜花交易大厅就座。在他们面前的传送带上,装着鲜花的小车缓缓通过,与此同时,电子显示屏上显示出该批鲜花的价格。拍卖时,从最高价开始逐渐降低,直到第一个买家按下眼前的按钮。拍卖市场卖出的鲜花,当晚或者次日一早便出现在欧美各个花店里。

外来的幸福

郁金香虽然是荷兰最重要的出口商品,但它的发源地却不在荷兰。1550年奥地利驻土耳其大使从君士坦丁堡带回一大批郁金香球茎,送到了维也纳药用植物园,由在那里工作的植物学家卡罗卢斯·克卢修斯负责栽培。1593年,当克卢修斯受邀到荷兰莱顿大学植物园工作时,随身带了几个球茎,1594年,第一批郁金香在荷兰盛开了。

不过,栽培来自异国的花朵并不容易。第一个冬天100多个球茎被老鼠吃掉了,接下来的几年克卢修继续引进花种。如此费尽周折培育出来的郁金香,克卢修斯没有对外出售。1609年,克卢修斯去世后,异国花朵在市场上出现,却使荷兰人陷入了“郁金香投资漩涡”。

鲜花瘟疫

如今在荷兰,郁金香球茎随处都能买到。阿姆斯特丹一位花店老板说,她的顾客中,六成都是来买郁金香的:“这花不贵,3到5欧元就能买一束10枝,价格常年不变。玫瑰只在情人节这种特殊的日子里才会热卖,郁金香无论什么日子总有人买,不需要特别的理由。”

这样的情形在17世纪的荷兰简直无法想象。当时的郁金香可谓“天价”,而且价格每天都在上涨。这种有着异国风情的花朵成为了时尚的代表,财富与地位的象征,尤其受到欧洲皇室的追捧。贵族和想进入贵族圈子的人都想拥有它。

1630年的荷兰经济繁荣,是北欧主要的金融贸易中心。因为荷兰西印度公司的成功运作,大量土地变成了殖民地。很多人积攒了大笔资金,想做投资,在这种情况下,时尚并且昂贵的郁金香恰好出现。起初,郁金香只在开花期交易。随着需求量大增,出现了投机分子,他们在郁金香尚未进入开花期前就进行预售,并给买家开具出有权在未来收购的收据。

一头扎进“郁金香投资漩涡”的也有普通人。1633—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投资热,如同一场鲜花瘟疫,很多人都将自己全部的积蓄投入了进去。这种对郁金香的疯狂迷恋也被载入史册,称为“郁金香狂热”。狂热的巅峰在1636年12月到来,郁金香的价格在当时已经涨到两个月前的20倍。有这样一个传闻,在那个狂热的年代,一位英国海员仅仅因为吃了一颗球茎就被关进了监狱。似乎这个“倒霉蛋”把球茎当成洋葱了。按照当时的价格,这道“菜”的价值相当于一艘轮船全部船员一年的伙食费。

当时最贵的是稀有品种红白郁金香Semper Augustus,价格达到了3000荷兰盾(现约合人民币11500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有人列出了一张清单,这笔钱在当时一共可以买到8头肥猪、4头公牛、12只肥羊、24吨小麦、两桶葡萄酒、4桶啤酒、两吨奶油、500公斤乳酪、一张带床垫和卧具的床、一个银质杯子,还有能把这些东西全部运走的一条船。

1637年,当郁金香的价格疯涨到人们连最便宜的球茎都买不起的时候,郁金香泡沫破灭了。1637年4月27日,荷兰政府禁止签订郁金香期货合同。郁金香市场价格急剧跌落,成千上万的投资者因此而破产。由于郁金香市场是独立发展的,对国家经济没有过多影响,当局并没有涉足买卖双方的纠纷。

健康的收获

由失败得来的经验是宝贵的财富。荷兰人从迷乱中清醒过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继续栽种郁金香。栽种数量也逐渐形成规模,1844年已经培育出5000个品种。如今,荷兰划拨出22500公顷土地种植郁金香,总种植量约达到30亿株,其中三分之二销往国外。如果这些花以10厘米的间距依次排开,可以环绕赤道7周。

原本诞生于亚洲的郁金香,在栽种过程中逐渐适应了荷兰的气候和北海沿岸的含沙土壤。在荷兰有一个著名的参观景区Duin-en Bollenstreek,即沙丘和球茎地区,在那里大量种植着球茎花卉,是观赏郁金香的好地方。

阿尔杨·斯密特有18公顷土地,每年种植1000万株郁金香。他的家族公司Arjan Smit也为拍卖市场提供鲜花。“为了更好地培育郁金香,我们总是对技术进行改良,”斯密特说,“在非种植季节,球茎会储存在专门的冷冻室。栽种前两周再将球茎放到温室内的容器里。容器里装满我们从温室房顶收集的雨水——生根期间,球茎需要大量的水分。我们会使用专门的过滤器装置,不断循环净化水,同时将有机沉淀物保留下来。这样培育的郁金香,质量更好。”郁金香成熟后,会用专门的机器将它整枝切割下来,进行电脑质检,通过检验的鲜花被分包成束,送去市场。

“每年我们都会向市场推出新品种。今年我们提供的是tiliro品种。我会以我孩子的名字为新品种命名:吉姆、丽扎、罗兹。我的新品种——完美的白色郁金香Royal Virgin,让我非常骄傲,是我花费15年的心血培育而成的。”斯密特说,“知道为什么要这么久吗?首先要用几年时间杂交很多品种,培育出幼苗。然后挑选出优质的进行测试,再测试几年。新品种在颜色、形状或稳定性上要有别于已有品种,特征越多,价值越高。”

 花童

在荷兰的价值观里,郁金香占有特殊的地位。对荷兰人来说,对国家做出贡献后,用他的名字命名郁金香新品种,是无比荣耀的事情。在荷兰公民中,赢得自己的“星级”花朵的有足球运动员丹尼·布林德、前任首相扬·彼得·巴尔克嫩德、航天员安德烈·凯珀斯。对于普通的荷兰人来说,郁金香永远是让人喜爱和渴望的花朵。

60岁的格列达·霍普玛居住在荷兰北部的格罗宁根市。“郁金香是我们国家的象征,就像奶酪和大麻一样。我们这儿人人都喜欢郁金香。”除了照顾孙子,格列达就在花园里种植郁金香。40年前格列达和丈夫都是嬉皮士。嬉皮士又被称为“花童”。他们头戴鲜花,向行人分花,把花插到枪口。他们反叛主流文化,最后带来巨大的社会变革。荷兰因此获得了“世界上最爱好自由的国家”的美誉。

不仅嬉皮士喜欢明亮鲜艳的装饰,荷兰人直到现在还喜欢在服装、室内装修、居住环境中使用鲜明的符号。在阿姆斯特丹每一户人家的窗台上,都摆放着郁金香。

“这种花外形各异,我们都喜欢。”格列达说,“郁金香是春天的花朵,给我们带来快乐的感觉。成束卖的郁金香,不用我们绞尽脑汁设计组合,可以馈赠给任何年龄段的人,适用于各种场合:毕业典礼,婚礼,葬礼等等。郁金香携带方便,没有花刺,也不需要特殊护养。总而言之,郁金香简单、亲切、友善,就像我们荷兰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