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红:跨越禁忌之后的美丽

20140806lipstick

口红所带来的惊艳诱惑总是让女人难以抗拒。数千年来,这枚小小的膏状物在此起彼伏的禁忌声中坚守着自己的美丽品质,最终优雅地进入大众生活,令人一见倾心……

如果将完全不同类型的女演员,如莫妮卡·贝鲁奇和斯嘉丽·约翰逊来进行比较,你会发现她们惟一的共同点——都选择了红色的口红。这看似普通的膏状物把小麦色肌肤的贝鲁奇的妩媚和白肤金发的约翰逊的感性展现得多么淋漓尽致!在色彩选择上的精确会让各人的美隐约相似,又那么地与众不同……

红色的口红总是令人心醉,但并非所有人都能驾驭红色。红色带有色彩心理学上的负面意义,如残忍、偏执、顽固、侵略性等,所以很多人都避开了这个颜色。其实红色亦是顽强、活力、自尊、创造力的体现。就算手边没有口红,悄悄地咬几次嘴唇,周围的人马上就能发现你的内心变化——鲜红的嘴唇会让你在别人看来极具活力和自信。不只是女性,男性在面临重要决定时也常常下意识地咬嘴唇,就像在告诫自己要更果断、更坚定。除了经典的红色之外,口红也有许多其他色调。例如,哥特人喜欢黑色口红、日本Ganguro时尚(盛行于日本年轻女性中的时尚,其特征是将皮肤晒黑,头发染成金色或橙色)女孩们选择白色,还有蓝色口红,或是重在凸显唇型的裸色等等。

考古学家认为,口红是最古老的化妆工具。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美索不达米亚(古希腊对两河流域的称谓)的女性就已经知道突出唇部美丽的重要性,她们用动物脂肪、蜂蜡和植物染料混合制成口红,并且下定决心——要么默默无闻,要么鹤立鸡群。

埃及女人给嘴唇上色用的是由红色的赭石与氧化铁、粘土制成的天然染料。据推测,她们先要将准备好的赭石同指甲花染料混合在一起。“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就是一位口红发烧友。她甚至还为口红的使用制定了条令——必须用潮湿的木条为嘴唇着色。她去世之后,人们在她的陵墓里放入了化妆品,仿佛在另一个世界她也可以描眉画唇。

古埃及人为制作化妆品使用了20余种植物油,但植物原料制作的化妆品不够持久。因此埃及时尚传到古罗马之后,那里的彩妆大师们开始探索新的化妆材料。他们用墨鱼的墨汁、染眉剂、枣椰烧毁后的炭黑以及特制蚂蚁膏来装扮眼睛,而用红铅或铅丹加上红色硫化汞或朱砂制作唇妆。如此一来,铅和汞逐渐积攒在体内变成了慢性毒药,对此毫不知情的罗马美女们每天化妆却是在和死神接吻。罗马人不仅用朱砂来涂抹嘴唇,还有手掌和脚掌。她们还将金粉涂在乳房上,用特制器皿收集来的尿液制作牙膏等。

在中世纪的欧洲,涂口红的女性被认定为轻浮之人,死后必定会下地狱。直到16世纪口红才得以平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是一位口红控,她甚至成为口红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她的口红用蜂蜡和植物萃取制成,色彩鲜艳。血红的嘴唇配上她雪花般白皙的脸,引领了当时的潮流。伊利莎白一世还发明了一种固体唇膏,成为现代口红的远祖。虽然1653年英国牧师托马斯·霍尔通过一系列活动抨击化妆为该死的行为,但口红还是风靡一时,直到后来不列颠议会颁布法令,宣布那些用自己的红唇勾引男人的女子在婚后若是没有婚前美丽,那么他的丈夫有权提出解除婚姻。

口红又名唇膏,而“唇膏”一词又从何而来?相传法国红衣主教黎塞留嗜好苹果的味道,一次他让医生为他做了一种带苹果香味的软膏,医生将之称为pomade(源自法语词pomme,原意为苹果)。主教大人经常用它来抹嘴唇和鼻尖,以便时时闻到喜欢的香味。然后大家都用上了这种所谓的“唇膏”。路易十六时期,内侍官们还描画唇线以免被胡须遮挡。但随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到来,化妆又成了低俗的表现,乃至整个19世纪口红都被视为轻浮女人的特征。直到19世纪末,女权主义者开始积极地使用鲜艳的口红作为女性自由和独立的标志。

在1905年比利时列日世博会上,一款由橄榄油制成的唇膏名声大震,它已经可以和现代口红相媲美。1915年,美国推出第一款上推式口红。著名的法国娇兰(Guerlain)公司更是独创了流行全球的管状口红。第一款金属管口红带动了口红潮流,因为它实现了唇膏的方便携带。这款口红名为“勿忘我”,主要成分为玫瑰蜂蜡。它的套筒内配置了非常方便的推拉装置,可以彻底地把口红用尽,且套筒可更换。

虽说在第一次大萧条时期世界工业生产缩减,但化妆品公司的收益仍是与日俱增。娇兰公司不断试验,于1930年推出一款Rouge Automatique口红,继而又推出了可更换部件的Nouveau Rouge。只是法国娇兰的所有产品,尤其是口红,均价格不菲。而由赫莲娜(Helena Rubinstein,欧莱雅集团旗下的顶极奢华美容品牌)推出的一款Valaz Lip-Listr口红则引发了一场革命。因为其价格趋于平民化,女性无论收入高低都买得起。美国的海瑟·毕沙普(Hazel Bishop)也创办同名化妆品品牌,它推出一款创新产品——接吻都不会褪色的口红。加拿大的伊丽莎白·雅顿(Elizabeth Arden)在纽约第五大道开办了美容沙龙,提倡不应根据头发和眼睛的颜色,而应直接根据服装来挑选口红。女性们都意识到,口红有助于加深印象。因此雅顿的产品打出了“漂亮红唇——应聘加分”的口号。二战后,美国首先出现了生产现代样式口红——金属或塑料套筒式口红的机器。生产自动化迅速地影响了价格,也让口红成了全世界女性必备的化妆品。

现代唇膏大多用于唇部保养,主要成分中必定含有植物油和植物提取物。如蜜丝佛陀(Max Factor)唇膏中含石栗籽和绿茶植物提取物,Living Nature中含有蓖麻油。此外,唇膏的有效成分还包含透明质酸、维A和维E、维生素原B5和抗氧化剂。不过,来自新西兰的Living Nature却是拒绝在产品中使用人造防腐剂——酒精、石油加工品和其他损坏人体内分泌系统功能的化学成分的化妆品品牌之一。

口红赋予人们无限的尝试可能,只看你敢不敢像顶级模特或电影明星一样涂上黑色或夸张的红色口红走到街上。很多人认为这是庸俗,很多人觉得这很丑很怪,但也有人说这很性感!不管怎样,重要的是去尝试。年轻的姑娘应该打扮得光鲜亮丽,上了年纪的女性们更应当如此!已到暮年的女歌手伊莎贝拉·尤里耶娃说得漂亮:“我出门的时候可能会忘了拿药,但绝对不可能忘带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