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之毒-不读新闻你更快乐

20140218badnews 

过去几十年,我们已经逐渐意识到过度丰裕的食物会导致肥胖,糖尿病等所谓的“富贵病”,并开始改变饮食习惯,可并未意识到新闻恰恰像是糖之于口-多食无益。

过去几十年,我们已经逐渐意识到过度丰裕的食物会导致肥胖,糖尿病等所谓的“富贵病”,并开始改变饮食习惯,可并未意识到新闻恰恰像是糖之于口-多食无益。新闻易消化,媒体不停推送给我们很多与我们生活并无太大关系的也无需思考的细小事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持续接受这些信息而不知饱足,于我们的大脑它们就像五颜六色的糖果。今天我们也像当年意识到过度饮食不利健康一样开始意识到新闻的危害。

新闻误导大众。以下一则新闻为例: 一辆汽车撞了一座桥,致使桥坍塌。这则新闻着重点是什么: 汽车?车里的人?他来自何方,又去向哪里,如果他没死,他又经历了什么?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桥的安全结构,可能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也是其它桥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但汽车和人更具画面感更戏剧。类似的新闻廉价也易于制造。新闻引导我们进行错误的风险评估,恐怖主义被放大,个人的压力被低估,雷曼兄弟的破产被放大,而其管理者的错误决策被缩小。宇航员获得大家拥戴,而护士的辛苦无人问津。

面对新闻媒体我们还不够理性。看到电视上报道飞机失事可能就会立即改变我们对飞机出行的风险的态度,尽管这概率极低。如果你觉得你可以靠个人意志和思考改变它,那你就错了。那么多比你我都聪明的银行家和经济学家都未幸免,更何况你我凡夫俗子。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完全隔离,不看新闻。

新闻与生活无关。在过去一年中你接收的约10000个新闻中能找出一个你认为帮助你在生活,工作或生意中做出更好决策的新闻?可人们又比较难辨别什么是相关的,什么不是,但什么是新的就显而易见。相关性与保持更新在现今社会是一对矛盾体。新闻集团试图让你们相信新闻让你们更具竞争力,恰恰很多人中了这个圈套。当我们两耳不问窗外事时就表现的很焦虑。事实是你接收的新闻越少越能清晰的思考。

新闻不能帮助你更好的了解世界。新闻就像水底世界里冒出的泡泡,能帮助你了解水下的世界吗?不能。事实上那些重要的缓慢进行中的改革和变化往往记者们无法捕捉,新闻看的越多越无法让你理解大千世界。当然如果商业的成功取决与信息的多少那我们也希望记者能站在信息浪潮的顶端。

新闻对健康不利。它会不断触发大脑边缘系统,使其释放大量的皮质醇从而抑制免疫系统和生长激素的分泌。换而言之使人处于压力之中。高浓度皮质醇会破坏你的消化系统,阻碍细胞头发和骨骼的生长,造成人的情绪紧张和抵抗力下降。

新闻造成认知错误。它是认知错的源泉。用 Warrent Buffett的话说: 人类最擅长的就是用我们过去的观念和知识来解读接收到的新信息,新闻无疑大大助长了这样的错误解读。因此人们变的过度自信,冒无谓的险,以至于错过很多好机遇。新闻也同时助长了另外一个认知错误的产生: 故事偏见。我们大脑倾向于讲合理的故事,即使它跟事实脱节。这样的故事耳熟吧: 资本市场的震动因为A公司破产,A公司破产是由于X领导是个笨蛋。用这种简单的逻辑解释世界非常令人厌烦。

新闻不利思考。思考需要精力集中,而要集中精力就要求有不能被打断的连续时间段。但新闻恰恰就是为打扰你而生,它像是病毒侵入你的大脑偷走注意力,让人成为肤浅的不思考的肉身。更为恐怖的是它会严重影响我们的记忆力。记忆力分两类: 长期记忆力和短期记忆力(又叫工作记忆)。长期记忆力的容量是无限的,但工作记忆仅用于储存一些临时的数据。短期记忆过渡到长期记忆是比较繁杂的脑力活动,但要彻底理解事物必须经过这个程序,如果被打断则程序终止,这样就破坏了理解力。互联网新闻比传统新闻影响更甚。早在2001年由两位加拿大的学者研究显示: 当文件中超链接数量增加,阅读者的理解力随之降低。原因在于每次遇到一个链接你就面临点开和不点的选择,这本身就构成了干扰。新闻是一个全球性的干扰系统。

新闻如毒品。当故事演进,我们也紧紧跟随,随着大脑中新闻故事逐渐增多,他们在脑海中驻扎挥之不去。科学家曾经认为当我们成年时骨骼中的大约连接的1000亿个神经元细胞就固定了,今天我们知道这个论断是错误的,神经细胞会定期打破旧的连接组建新的。新闻看的越多,就越容易丧失集中精力和深度阅读的能力。大多新闻阅读者,即使是那些曾经深度阅读者也失去吸收长文章和书籍的能力。往往翻了四五页就不能集中精神变得烦躁不安,不是因为他们上了年纪或者太忙,而是他们大脑的物理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

新闻费时。如果每天早上中午和入睡前分别花15分钟,再加上工作期间零零碎碎的看新闻的时间,平均一周有半天的时间花费在上面。如今信息已不再是稀缺商品,而注意力弥足珍贵。如果对你的财富,名誉和健康视若珍宝,那对你的注意力更要如此。

新闻使人消极。新闻报道常常都是些你无能为力的事,每天面对这些的事会让我们变的被动消极,成为悲观主义者,专业的说法叫“习得的无助”。长此以往,或将导致或间接导致大范围的抑郁症的爆发。

新闻扼杀创造力。知道的越多越会限制我们的创造力,这也是大多数数学家,作家,作曲家和企业家的傲人作品或成绩来自于他们年轻时的一个原因,那时他们大脑有大量未被占据的空间来孕育好的作品。至今为止我还未听说任何一个伟大的作品出自一个钟爱新闻的人之手,反倒是很多无创造力的人每日像瘾君子离不开毒品一样离不了新闻。如果你想找寻固有的方法解决问题,读新闻可以帮助你,但要想创造新的方法,新闻毫无帮助。

我们的社会需要新闻传播,但不是现在这种方式。我们需要可以揭露事实监督各机构的调查性报道,重要的发现通常不会以新闻的形式出现。深入调查的长文章和书籍对我们有益。

我已经四年未接触新闻,所以才可以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过告诉你其中的好处: 拒绝新闻可以减少干扰,焦虑,能有更深入的思考时间,得到更多创意的想法。这不易,但值得。